在创新中做更多探索

在创新中做更多探索

  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是我国推动生态资源转化为生态资本的一场深刻变革,也是一次全新的实践探索。近30年来,国际上有生态系统服务付费(PES)等类似实践,在生态保护补偿、生态产权交易、经营开发利用、政策制度激励等方向上已有成功案例。

  从国际案例上看,一些发达国家形成了以系统化的制度体系、多元化的激励体系、契约化的公私合作体系以及市场化的交易体系为主体的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实现体系。成功经验主要有三条:一是以法律、资金、技术、监管等制度体系为坚实保障;二是让清晰的产权制度体系和发达的市场交易机制发挥重要作用;三是用多元化的激励计划作为调节生态产品供求主体间矛盾的重要手段,吸引多方参与。

  虽然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和生态产品价值的概念不完全一致,但我们可以借鉴国际上相关做法,创新打造符合我国国情的路径和模式。近年来,我国在这方面积极开展实践探索与理论研究,在全国范围内取得了诸多进展。然而,我国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在运行机制、转化模式和政策保障等方面尚存在困境。

  为此,首先,应进一步完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制度体系和机制。包括法律法规、价值核算、评估监管、产权管理、有偿使用、财政支持、国际合作等一系列基础性制度体系,并在实践中不断推动制度创新,破解深层次的体制机制障碍。

  其次,要完善资源环境权益交易机制,科学确定进入市场交易的生态权益品种类型,建立统一规范的资源环境权益市场,探索设立全国性的生态产品交易平台或中心。在有条件的地区和部门,建立完善森林碳汇、排污权、林权、水权、用能权等现有生态产品交易市场的统一管理部门。以森林、湿地、水和自然保护地等为重点领域,遵循市场经济规律和市场机制原则,将生态资产转化为资本和财富,促进生态产品的供给。

  再次,还需强化资金、技术、人才等相关政策和支撑保障体系,构建政府购买、市场交易、公众参与等主导模式,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拓展与现代市场体系融合的多元化交易机制。

  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要以我国制度优势为发力点,将生态产品价值实现上升为国家战略,促进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理念转化为全民行动。只有转变思想、发挥主观能动性、拓展多种价值实现路径,才能让建立可持续的健康“造血”机制成为现实。

  (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复旦大学发展研究院智库研究员 李 琴 )

责编:海闻